真実はいつも一つ——汽车人儿童诱拐事件 资料 讨论


不知道各位读者是如何看待人贩子的,但是我着实是对人贩子恨的咬牙切齿。

       大学那会在西安读书,每次去钟鼓楼都能看到街面上四处缠人的要饭小孩,还有那附近坐躺在地的残疾人,一个好端端的孩子往往就因为人贩子整个人生都毁了,别给我提有什么人被贩卖到了富贵人家云云,因为大部分的这些被拐走的小孩,能不能有命都不知道······

       不过好在漫画的世界里,这样的不幸不会有那么多,何况很多时候都是误打误撞出的结果,一次次的历险怎么会少了那些心惊肉跳的故事,但也肯定充满了欢声笑语。

       故事发生在加利福尼亚一个货物列车的载货站里,几个人类小孩在车站里嬉戏打闹,80、90后的人应该童年时有不少在自家的街道附近玩过这种使用气枪互相追逐的游戏。

       白上衣的男孩叫杰德,女孩名叫罗宾是杰德的妹妹,穿着写2休闲服的男孩叫艾伦,黑人男孩叫萨米,本来大家都玩得很好,但是小女孩罗宾一直想回家,为此几个小男孩争论了起来。(小女孩手上的毛绒小熊叫黛西)

令人细思极恐的小抱熊令人细思极恐的小抱熊

       正当几个小朋友争吵不休,杰德发现有警车过来,几个小朋友以为自己悄悄溜进火车站被警察发现了,就藏到一截货柜车厢下面。

       但实际上不过是大街带着队友押送着“犯人”录音机朝大本营行进而已。擎天柱死后,钢锁以自己的“铁腕”手段取得了汽车人的领导权,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蛮王在在位期间穷兵黩武大搞整风运动,而下面的众多汽车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只有少数人敢反叛钢锁,比如录音机、金飞虫(因为钢锁下了追捕机械大师夺回被其拿走的塞伯坦扳手,录音机与金飞虫正好利用这个抓捕人类的机会出走)。

       此时的录音机只能以录音机形态被锁在车辙的座位上并被关押进急救员的车舱里。

       而就在行进途中,刀刃发现地上有坦克履带的痕迹,机器卫兵小队瞬间提高了警惕。

       而车辙这无人驾驶的蛇皮走位也让火车站里的那帮小孩注意到了。

       因进入紧急开战状态,录音机被机器卫兵们放置在了一旁,录音机现在是满肚子牢骚,期望机器卫兵要是是一帮霸天虎该多好,那样自己就可以痛痛快快的痛打霸天虎一顿,也让其他汽车人明白比起搞内斗,更应该关注敌人。也是在此时,录音机注意到了这群孩子。而另一边,埋伏在火车站的战车队也期待着机器卫兵能正中下怀来到他们的埋伏圈中,两拨人马一见面,二话不说就开打。

       继续跟踪着机器卫兵的人类小孩则在水泥管处发现了录音机,录音机要这些小孩快点离开此地,但只可惜那头的两拨人马已经把战火升级到了大个子四处破坏的地步,而这几个小朋友即便想要离开,也不知道该怎么走,毕竟任何飞来的物体都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再者巨型机器人格斗对于这些小男孩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两头打的正欢,躲藏在货箱里的孩子们也看傻了,不论是机器人打架还是激光枪对战,这些货真价实的经历真的让孩子们觉得很酷。此时的录音机也说话了,他要这些人类小孩把他身上的变形模式锁定锁拿下来,这样他就能变形保护这些孩子。不知者无畏的这群孩子就这样解下了录音机身上的锁子,瞬间录音机变成了高大威猛的机器人,孩子们扎堆在一起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耸立起来的大铁个子,只有罗宾开口希望机器人不要伤害她手上的黛西,而录音机也是很暖的半跪着用后背遮挡着决斗场地并答应这群小朋友他一定会好好保护他们,而录音机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与混天豹对抗的守护神最终败下阵来,而现在战场上就只剩录音机了,录音机自知凭武器装备以及力量都不是混天豹的对手就只好说自己是机器卫兵在押的犯人,现在既不是汽车人也不是霸天虎,混天豹则说,既然你要和汽车人划清界限,就杀了这些人类小孩,录音机毫不客气的将枪口对准黑小孩萨米,一声枪响后,萨米应声倒下,其他孩子咒骂录音机是恶魔是魔鬼,而此时的混天豹也一边弯下身子查看被录音机打死的人类一边赞叹录音机勇气可嘉(有啥好夸奖的?)而此时录音机早已举起一个高压电输送架朝混天豹击打过去。

      突然受到皮卡丘的十万伏特攻击,混天豹瞬间就解体了,混天豹一倒下,萨米也立马“苏醒”了过来,而这一切都是录音机的一个计谋(这些孩子的演技可甩现在的小鲜肉几个市区了)。

      被录音机解救了的机器卫兵也不在愿意继续押送录音机,而被电晕了的爆炸正以航天飞机形态停在一边,几个人类孩子非常想坐上去玩玩,录音机也为了报答孩子们的解救之恩同意带孩子们一起航行,而为了以防爆炸醒来,孩子们把之前的变形锁所在了爆炸身上,现在的爆炸就彻底只能沦为被操控的命运了。

爆炸:“MMP”爆炸:“MMP”

就这样,在机器卫兵们的注视下,录音机带着人类孩子们飞向宇宙,浩瀚无垠。

       正当大家都沉浸在欢乐之中时,方舟却在钢锁的强令要求下被修整到可飞行状态,而现在,方舟正对着录音机一行人紧追不放。

爆炸:“······”爆炸:“······”

       而在这一切发生的几个小时以前,我们亲爱的天猫号总算在老漫画里登场了,几经沙场的天猫号是受千斤顶之托跨越折叠来到了地球这里。

       另一边接着之前乘坐爆炸被方舟紧追的一行人眼看着很快就被追上,录音机决定先设定好爆炸的航行方式然后自己再去自首会救下这些人类小孩。但是人类小孩萨米觉得之前多亏了录音机才使得他们得以被搭救,为了不让录音机落入钢锁他们的手中,为了让录音机找寻解救其他汽车人的办法,小萨米一口气把录音机扔出了飞船,而在方舟抓住爆炸这艘飞船后,钢锁他们也只能发现飞船里的这帮孩子。

天猫号:“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天猫号:“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这已经不是元祖漫第一次画错了···本来都在爆炸体内,画着画着就移到天猫体内了)

估计此行之后爆炸心理阴影不小估计此行之后爆炸心理阴影不小

       在千斤顶的带领与帮助下,孩子们来到一台机器里,通过智能机器,这些孩子们每人都穿上了一身合身的宇航服(也包括那只小抱熊)

       但是在被铁渣传唤到钢锁面前后,钢锁认为这群孩子协助录音机叛逃应该受到死罪的惩罚。

这一幕与五面怪倒颇为相似这一幕与五面怪倒颇为相似

       就这样,在一群大个子的注视下,这些小孩被逼迫到船舱外甲板处,就好像《加勒比海盗》里那样,要这些小孩跳出去。与此同时,千斤顶连线在外等候帮助指令的天猫号要他务必接收好这几个“货物”。

       天猫号救人的这一幕被钢锁看到了,而钢锁的反应也很简单:“不是录音机,回方舟,所有人!。”

       利用人造卫星移动的录音机也终于靠近来到了方舟上,只是···

       人类小孩是得到了救助,另一面汽车人回到方舟后,钢锁要求对天猫号进行追击,但是由于进入了流星群,钢锁只得带着众机器恐龙下船继续对天猫号进行追捕。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似乎元祖漫的作者以为天猫号并不是分体变形···所以漫画里的天猫号不是分出美洲狮形态,而是直接由始祖鸟形态变过去的···

       另一头,刚经历过塞伯坦斯塔萨斯大王熔炼池洗礼又被方舟的尾管火焰喷完的录音机总算来到了方舟上,众人见到后更是欣喜万分,都请求录音机快点解救他们。

       与此同时,既然追是追不上天猫号,机器恐龙使用迂回战术将天猫号给包围了,为了救天猫号以及那些人类小孩,录音机主动从方舟走出来让机器恐龙放了天猫号和人类并向机器恐龙投降。

       就这样,孩子们和天猫号得以离开,但这一离开便不知后来的他们是如何经历的,再往后,博狂两派继续不停地进行战术战略升级,擎天柱从那场电子游戏大战死后也于后来的剧情中以能量战士的形象再次登场,人类主角不再以巴斯特·维特维奇父子俩的修理铺为出发点,因为哥哥斯派克的假期回家而误打误撞的成为了头领战士,萨克巨人为霸天虎带去了隐者战士技术,两派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与家事···

       而本以为可能这些孩子们都被天猫号安全送回了地球,没成想在一次汽车人回顾历史会议上,立体投影却被另一段不知从何而来的宇宙马戏团(他们自称为宇宙嘉年华,是一艘永远游荡在宇宙中的飞船)广告投影打断了,在广告中大家看到了天猫号的身影,为了搞清楚状况,众人一致认为该去探寻下究竟而来到了那艘太空游乐船上。

       整个飞船处处充斥着奇形怪状的生物,而来此地参观的外星人也是络绎不绝,擎天柱与金飞虫二人一边看着这些花花绿绿的表演一边抱怨入场费太高以至于花掉的那些能量块也只够他俩进来。

       随着人流一起前进,二人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居然能在这里看到人类的身影,除了眼前这个不停吆喝的大光头,居然还有几个人类小孩像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供外星人拿来展示。

       短暂的询问得知,在一旁吆喝的人类名叫贝尔科,小孩们看见擎天柱和金飞虫便认为这俩机器人应该是和录音机以及天猫号一伙的那些机器人就连忙向二位求救,而金飞虫想打破囚禁小孩子的牢笼却没想到被牢笼的防御能量弹开。

       在二人的强烈要求下,贝尔科只好将二人带去见嘉年华的主人——大顶棚先生

      但结果显而易见,四个人类和变形金刚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听擎天柱的话把那些人放了,而且大顶棚还拿出了一份契约表示,这几个人类孩子以及天猫号是欠了他的钱在此用打工来抵债的,而且还给擎天柱和金飞虫每人一张“会员卡”要他们还是好好去看表演得了,擎虫二人见状只得先闷声回去再另想办法。

       终于看到了期待已久的天猫号出场了,在天猫号的上半段表演结束后,擎虫二人在后台找到了他,经过询问才知,自那次脱离机器恐龙的包围后,天猫号一行人也收到了宇宙嘉年华的广告投影,小孩子们是被吊足了胃口闹着吵着要去看,天猫号觉得反正一时半会也没事就带着孩子们看看表演也不错,可谁知到了会场被要求买票才可以入场,但是什么都拿不出来的天猫号听从了贝尔科的建议,用打工来抵门票钱,而这一签字可就进了坑再也出不来了。

       就在天猫号给大哥和金飞虫讲述着这一切时,贝尔科跑过来要求擎虫二人马上退场,擎天柱和金飞虫趁机假意离开套出了贝尔科留住这些人的原由。在地球时,贝尔科既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也没有一份像样的工作,穷困潦倒的他无意中被嘉年华的牵引射线抓住,一开始的他也只能待在笼子里给其他游客观赏,渐渐地他开始在笼子里表演,并因此受到大顶棚的起重,当上了这里的托管人。而这些孩子的出现可以让贝尔科不用再每次回到那个笼子里,可以在马戏团里自由自在,说到这,擎天柱认为可以连着贝尔科一同回到地球,而贝尔科是万万不愿意的,毕竟在这个马戏团里,贝尔科能有一番作为,而回到地球他只能继续穷困潦倒下去。话到此时,擎天柱觉得贝尔科在讲述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流露除了些许悲伤,他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才对,听到这,贝尔科表示愿意听从擎天柱的意见···

       三分钟后,天猫号继续他的又一场表演,但是同时擎天柱也加入到了天猫好的特技表演中,在二人的配合下打到周围的保安看守,将会场整的乱七八糟。另一头贝尔科将关押孩子们的笼子解开,并告诉观众在表演小汽车(金飞虫)能塞多少人的小丑戏码,以此救走小孩们。

大哥对天猫号说的那句“land on me(到我身上来)”可真耐人寻味大哥对天猫号说的那句“land on me(到我身上来)”可真耐人寻味

       但是不凑巧的是,正当金飞虫这边一行人要离开时却迎面撞到了大顶棚,大顶棚很轻松的掀翻了金飞虫,将人类一个个抓住正要生吞活剥。

打不过大个子只能抓小个子打不过大个子只能抓小个子

       被掀翻后晕晕乎乎的金飞虫没成想自己挂了倒挡,一开车就把大顶棚顶进了笼子里,贝尔科立刻锁住了笼子,从此大顶棚成了被囚禁的生物,而贝尔科成了嘉年华的主人。

       而那几个人类小孩,也终于回到了地球,回到了他们家人的身边。

题外话:如果这世上真有什么私刑可以拿来用,真希望能用到那些人贩子身上,让他们的每一束纤维细胞都得到应有的惩罚。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 塞联阵-变形金刚文化爱好者的家园
      2
        登录 注册 QQ登陆
返回